CJ McCollum親筆告別信-「親愛的波特蘭」

發表於 2022/02/13 11:00
20,622次點閱
0 人收藏
收藏
加入籃球筆記官方LINE社群,一起討論籃球吧! >

圖/路透


親愛的波特蘭,


你知道我是怎麼知道這個消息是真的嗎?


不是被woj的消息轟炸的,也不是shams。我沒有被親朋好友的100多則簡訊嚇醒。沒有什麼戲劇性的場面,我實際上知道它會發生。


儘管這個商業聯盟有時候會很瘋狂和冷酷,但在這一筆交易中,一切都是公開、透明且誠實的。這就是我和拓荒者之間的紐帶。我們知道,這個篇章雖然很美好,但即將迎來終結。


向我的伙計Chris Haynes*致意,但我必須親自講述這件事的內幕。對我個人來說,只有這樣才是正確的。

*注: Chris Haynes,美國MSNBC體育評論員。




這真的很有趣,因為在交易達成的前一天晚上,我和Dame(Lillard)在更衣室裡,我們正在開著玩笑閒聊,就在我要去蒸汽室的時候,我的電話響了。如果你了解我,你就會知道我總是開著勿擾模式。若非是由於截止日降臨,我才把經紀人放在通訊錄的“特別關心”裡,這樣他的電話無論何時都能被接通。  


所以當電話響起來的時候,就像是恐怖電影裡的那種鈴聲。每個人都停下了動作。我低頭看了看手機,發現是他。


然後Dame就那樣看著我:“哦該死,是那個嗎?它真的發生了嗎?”


我們一直在談論關於交易的謠言,這對我們來說就像一個笑話,你知道嗎?我們過去已經談論過(很多次)這個話題了,因為(流言)實在是太多了,我們不會沉浸在其中。


我的反應是:“等一下,讓我看看發生了什麼。我大概很快就會回來。”


我出來到走廊上,經紀人告訴我,與紐奧良的談判正在進中,但還沒有完成交易。他讓我抓緊時間。於是我走回更衣室,說:“還沒有!!!我還在這裡,兄弟們!”


《華爾街之狼》裡李奧納多的梗,知道嘛?“我***的才不會離開!!!我的表演還在繼續!!!”


我們都在笑,但除此之外我們還能做些什麼?     







很明顯,當那晚我離開球館時,我知道那可能是我們最後一次在一起了。但是,能夠按照自己的意願離開,而不是在所有人面前接到(被正式交易的)電話,或者在訓練時有人把我叫出來,這就已經很好了。這一切發生的方式都很完美。我家裡有一個一個多月大的孩子,所以我和我妻子的深度睡眠時間屈指可數。第二天早上6點,我們起床給小傢伙餵奶。說實話,當時的氛圍很合適,甚至有點詩意。這座我們深愛的城市,坐在自己搭建的家裡,太陽還沒有升起,而我半睡半醒地抱著我兒子。所有的爸爸們都知道為什麼這一刻難以用語言來形容。


就在這時,我的電話響了。


在早上六點,你已經知道會是誰打來的了。


我接通了電話,是我的經紀人。他告訴我,交易正式敲定了,我要前往紐奧良了,是真的。這個消息可能會在幾分鐘內爆炸式傳開,所以要做好準備。


我記得我和我妻子坐在那裡,小傢伙很平靜,房子裡的一切都很平靜,我的手機還沒有爆炸,我們只是互相看著對方,就像是:“哇,好吧。那現在怎麼辦?”


這不僅僅是生意。波特蘭是家。你無法在一個地方待上9年而不深受其影響。我說的不是籃球,而是你的心靈。我甚至不知道該如何向大家說再見。交易敲定的那個晚上,我去我們的訓練館,從我的櫃子裡拿我所有的鞋子、矯正器以及所有的東西。而這些人都不在那裡。那是一種很不現實的感覺,因為我不確定他們有多快就把東西包好了。但當我走進去的時候,他們已經把我的銘牌從櫃子上拿下來了,還有所有的東西。我們的設備經理已經把所有東西擺好,並在我的小隔間前為我包好了。(感謝Eric和Cory,我會想念你們的。)


你無法在一個地方待上9年而不深受其影響。我說的不是籃球,而是你的心靈。

——CJ McCollum


我的計劃是在每個人儲物櫃前的椅子上留下一件簽名球衣,但當我和保全、工作人員以及(在那裡的)每一位讓波特蘭的每一天都如此特別的人談完之後,我真的沒有球衣留給隊內的年輕人了,然後我不得不發出了“我欠你(IOU)”簡訊。你知道,當你在球隊裡有這麼多兄弟時,你必須下單購買更多的球衣,這很真實。(向我的朋友Todd Forcier致敬,全聯盟最棒的體能教練!當我在3月31日再次見到你時,我會給你帶來一件球衣還有30塊麥克雞。別擔心!!!)


在某種程度上,我真的很高興此時沒有人在身邊,我可以最後看看我的儲物櫃,把一切都看在眼裡。因為我覺得,如果此時我看到了我的隊友,那我可能已經失去它了。這很有意思,當Dame終於進來,看到他椅子上的球衣時,他發簡訊給我說:“該死的,兄弟,你真的會讓我哭!”


我們可不能讓Dame哭。孩子們看不得這些。這就像是看到Deebo*哭一樣。

*注:Deebo Samuel,美國橄欖球運動員。







你必須明白的是,我和Dame真的是在這個地方一起成長至今的。現在回想起來很瘋狂,但我記得,在我剛進聯盟的第一年,每當我們在客場比賽,我們經常在早上的投籃訓練後儘快洗澡,穿上球隊的運動服,然後直接去商場。沒有午睡。沒有保安。什麼都沒有。就像兩個孩子翹課一樣。我們會在舊金山、休斯頓或者某個地方的Galleria百貨裡逛上幾個小時,隨便進某一家店面,當然這是在拿到大錢之前,所以我們逛的都是中檔次的店舖。我們會說,給我那個,打七折我就買。(help)我們肯定會去看看Macy百貨的情況,可能會點杯冰沙,可能會來一份軟椒鹽捲餅。

 

我還記得在新秀年,我特別、特別想要一塊錶,但對我來說它太貴了。我們講的價大概在三千美元,但我非常害怕買了它後破產。所以我總是走進店面,和櫃檯的人說話,然後走出去。那時的心態大概就像是,下一次吧,再下一次吧,再下下一次吧。然後Dame說:“兄弟,拿上那塊該死的錶,你可是在NBA啊。”

 

我想:“兄弟,我可不想在20年後出現在一些E:60台*的紀錄片裡!!”

*注:《E:60》,是ESPN播出的一檔美國體育新聞節目。


因此,我存了兩個月的交通費,用這些錢支付了手錶一半的費用。我還記得走進店面,遞給對方名片時我非常緊張。想笑就笑吧,但那塊錶對我來說意義重大,我肯定還留著它。這讓我想起了當我還是孩童的某段時期,對這個比賽、這個城市、這一切都感到陌生的時期。


我和Dame曾在街上逛了幾個小時都沒有人能認出我們,儘管那時我們穿著拓荒者的全套隊服。有時我們回到飯店,直接帶著一堆購物袋,跳上公車去球場比賽。車上的老頭老太太們就會看著我們,像是在說:你們也差不多一點。


有趣的是,我現在回憶起來就會想,我們怎麼做到馬不停蹄逛了三個小時後直接當晚去打一場35分鐘的比賽?這在現在看來是不可想像的。我現在需要下午小睡一覺。我需要進行冥想、伸展和恢復。想想那時到現在有多大的變化,真是瘋狂。現在投籃訓練結束後,我和Dame就是不停地與自己的兒子進行FaceTime通話。但當你年輕的時候,生活就是一部電影,就像活在夢中。

我記得Dame首先開始得到認可,而我依然籍籍無名了一段時間。我的腦海裡就像是,伙計,什麼時候會有人為我而來?那一定會很酷。我什麼時候才能看到某個穿著3號球衣的孩子?


在第二個賽季,我還是沒有先發。我清楚地記得有一天我跟Dame講:“伙計,我永遠不會在這裡先發。他們為什麼要選中我?我不明白。”


然後Lillard就用一種“你瘋了嗎”的眼神看著我——你們可以想像他的表情。他說:“你在說啥?兄弟,遲早有一天我們會一起掌控這個後場,我們會在這裡待很長時間,我們將會改變這個地方。你會看到的。”


我就說:“隨你怎麼說,但我並沒有看到。”


他只是重複:“你會看到的。”







切到那年的季後賽,我在對陣曼菲斯灰熊的比賽中得到了33分。賽後Dame跑過來對我說:“看到沒?看到了嗎?我告訴你什麼來著?”他沒有笑,就是面對面直勾勾地看著我,“我們可以一起打球,我們會掌控這一切的!”


他有這樣的眼光。我不知道他怎麼看出來的,但他做到了。


沒有我的隊友們的話,這一切都沒有意義,就只是生意而已。而且這些年來,我有一群令人難以置信的隊友。Mo Williams. Earl Watson,D-Wright. Evan Turner. Moe Harkless. Chris Kaman. Shabaaz,LaMarcus Aldridge。我可以一直說下去。


當然,還有Nurk(Nurkic)。我永遠不會忘記大Nurk的。


我一生的波斯尼亞兄弟。


我永遠不會忘記在他2019年遭遇腿部骨折,被困在家裡的沙發上時,我總是打FaceTime給他確保他沒事。但有一天,我決定去他家看看。當我進來的時候,只聽到電視房傳來了一些“胡言亂語”,他把頻道切到了體育中心之類的節目。而我說:“兄弟,別介意我,這是你家。你平時看什麼,我們就看什麼。”


他說:“你確定想看我平時看的東西?”


我說:“是的,為什麼不呢?”


就在那時,我被推薦了波斯尼亞的電視台。當然,我們說的不是有字幕的那種,而是來自波斯尼亞的純正未剪輯的網絡直播。當時上演了很多,伙計。我想應該把它稱為波斯尼亞肥皂劇,但也有點像喜劇?有一個勤雜工,他在追求一位年輕女性,這大概是主要的情節。但隨後他們會翻轉這個情節,上演一些瘋狂的部分。


我不停地問Nurk:“好吧,那麼他現在是個機械技師了?他是想嘗試和她在一起,還是......?”


我想這是一個嚴肅的場景,然後Nurk就開始笑,看著我,就像是說:看,有趣吧?這傢伙樂瘋了。


而在這段時間裡,Nurk價格昂貴的國外品種貓就在房子裡游盪,而他就喝著日常習慣的7到10杯咖啡。這就是當你去Nurk家的時候的整體格調。他擼著貓告訴我:“你必須買一個寵物攝影機,我買給你。”


(他還真的買了。)


在我被交易後,當我打電話告訴Nurk,告訴他我在他的椅子上留下了一件球衣時,他說:“哦,我已經有一件了。”


我:“啥???”


他說:“是的,我在你最後一場比賽後從設備室裡偷偷拿了一件。”


我的隊友們,這就是我此時此刻的所思所想。不是那些勝利與失利。只是我的隊友們。在我寫這篇文章的時候,這些就是我腦海中閃現而過的記憶。







是的,當然,我也會想到有一年夏天我們在拉斯維加斯的時候,我和Dame在早上六點起床訓練,每天只睡四個小時。我想到了Nurk為我設置的那些完美的擋拆牆。但說實話,現在浮現在我腦海中的記憶都是一些小事,就像那天我和Nurk看波斯尼亞電視頻道一樣的回憶。


有一年的感恩節,Dame的爸爸邀請我去他們家吃飯,做了牛尾巴給我。我第一次品嚐到真正的俄勒岡黑皮諾紅酒,是和Tim Frazier在一家紅酒莊。我第一次嚐到火山土的味道,是在俄勒岡的Ringside牛排屋*。每場比賽結束後,我都會在Departure餐廳*吃飯,每天晚上都坐在同一張大桌子。堵在車流中汗流浹背的時候,是新秀年間Aldridge要我買給他Krispy Kreme的甜甜圈的時候。那次在洛杉磯,Aldridge要我幫他買雞翅,給了我500美元,並告訴我不要告訴Matthews跟Batum,這樣我也可以從他們那裡拿到錢(你才是真正的MVP,Aldridge!)。訓練結束後我收到D-Wright的簡訊,上面說:“下樓吧,新人。我帶你吃東西。”(現在我是那個照顧新人的人了。)

*注:Ringside牛排屋、Departure餐廳均為波特蘭當地餐廳。


諸如此類的小事。


在西決被勇士橫掃後,第一次回到波特蘭市中心時,我並不知道這座城市的氣氛會是什麼樣的。有無數的人走過來,他們的反應就像是:“嘿,我只是想說,謝謝你。那是個了不起的比賽。我們愛你們所有人!”


我的意思是,我們被橫掃了,但那整個夏天在波特蘭,我們還是沒有支付一頓晚餐的費用。這都代表著很好的氣氛。人們非常感激我們能夠扭轉球隊的頹勢。對我來說,這就是波特蘭的魅力所在。人們沒有把我只當做是一個籃球運動員,他們把我視作他們社區的一份子。


對我來說,這不僅僅是一件球衣,一個球隊。這裡是我的家。我在這裡結婚、育子,我在這裡開始了個人的事業。我在這裡的紅酒莊紮下了根。我的一部分將永遠留在俄勒岡,特別是我的社區工作。我為人生的下一個篇章感到興奮,但不必擔心,我依然還是DiCaprio*。

*注:DiCaprio指代好萊塢巨星李奧納多 狄卡皮歐,這裡CJ引用其代表作《鐵達尼號》的經典名句。


這不僅僅是一件球衣,一個球隊。這裡是我的家。

——CJ-McCollum


我永遠不會離開這裡!!!


這個說法不太確切,但這永遠是我的第二故鄉。


那天早上,當我們得到交易的信息時,當我們坐在那裡思考下一步時,一切都還很平靜。我告訴妻子:“你知道最酷的部分是什麼嗎?這不是一個醜陋的分手。這座城市一直待我們很好,我們是在所有良好的條件下離開的。真的,你還能要求什麼呢?”


我想要去到紐奧良,這是真正能消除刺痛的事情。作為一名純粹的籃球運動員,我很高興能夠與Zion, Ingram, Valanciunas以及所有這些年輕人們一起打球。我真的覺得我帶來了足夠多的職業精神與充分準備,因為9年的生涯裡,我已經看過了這個聯盟的一切。我被DNP過,也砍下過50分,我被懷疑過,被誇大過,參加過搶七,打進過致勝球,也錯失過絕殺。當你還是聯盟裡的新人時,你不知道什麼是你不知道的——請接受這位曾在商場裡逛來逛去的過來人的話。我認為我可以為紐奧良帶來很多智慧。作為我個人,我很興奮能夠即將搬到這座城市,在超級巨蛋看一些美式足球比賽。(不過我的兒子還是走在培養成克里夫蘭布朗隊球迷的路上,我很抱歉。)



圖/路透

在所有的傳言和猜測之後,最終完美地解決了問題。沒有戲劇性的橋段,沒有胡說八道,本著完全的職業精神,我還能要求什麼呢?


致波特蘭的每一位——


致我的隊友們,致這支球隊,致球迷們,致整個波特蘭社區......


謝謝,謝謝,非常地謝謝你們。


從我的心底發出感謝。


我會在另外一個地方繼續關注著你們。


我們的紐帶已是如此之深。它超過了語言,比勝利更為重要,比球場上發生的事情更為重要。對我來說,它是九年來的歡笑、痛苦、心碎、快樂和精神成長。它是我的全部。


在那一天結束時,當我回顧這一切,回顧我們作為一支球隊走了多遠時,會發現這很瘋狂。在一個小球市裡,在西海岸的角落裡,我們製造了大量的轟動,創造了諸多的回憶。我們保持忠誠,每天以真心為這座城市代言。


我將永遠為此感到自豪。


也許我們沒有達到我們的最終目標。這就是籃球。這就是生活。


但該死的,如果我們沒有嘗試的話,怎麼知道我們行不行呢?是吧,Jennifer*。

*Jennifer是一名美國記者,曾在2018回應CJ討論勇士抱團的文章:”先贏一場季後賽再來說嘴吧”

而CJ則回應:”我正在努力了Jennifer”




愛你們的,


CJ


原文連結:https://www.theplayerstribune.com/posts/cj-mccollum-portland-trail-blazers-nba-basketball-new-orleans-pelicans

喜歡這篇文章嗎?分享給朋友知道!
關於作者
追蹤籃球筆記IG 看更多即時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