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你知道球星們也會看自己的Highlight嗎?

虎撲體育
發表於 2019/03/14 18:00
1,790次點閱
0 人收藏
收藏
球員FACE系列 穿上你的Westbrook >

圖/截自推特



Jamal Crawford已經在聯盟裡混跡 19 個賽季,為 8 支球隊效力,出戰過 1313 場比賽。他的籃球技巧和各種巧妙的過人動作太多以至於有時候自己都想不起來用過哪些。所以他會經常回看自己的精華,不是為了找自信,也不是因為是自負虛榮,實在是忘了那些動作。


“說不出為什麼,我的淺意識就是這麼奇妙。”Crawford說“有些動作我只在某些時間段經常做,所以我需要經常回看我自己當初的影片集錦,弄清楚當時為什麼那麼做,然後試圖從我自己身上偷學一些技巧來用到如今的比賽中。”


這就意味著Crawford會回顧到他芝加哥公牛隊的時光,那個十幾年前選中他的球隊。或者是回溯到紐約,那時20 多歲的他曾場均接近 18 分。“我不喜歡看最近大家放出來的那些影片集錦。”他說“我會自己去歸檔。”


Crawford會在YouTube 的搜索欄裡輸入某些特定術語,尋找某些他記憶中的比賽,他會稍帶感傷,聽著他那會聽過的音樂。不過他的目的永遠是一樣的:得更多的分。


“別看他一把年紀,他可是經常會把自己的嚇到。”Ryan Anderson說道。他在本賽季初和Crawford在鳳凰城做過一段時間的隊友。“因為他依舊可以做很多那些不可思議的動作。”


縱觀全聯盟,觀看自己精采好球的球員比比皆是。Tobias Harris說:“我覺得大家都會看。”這可遠不止那些看影片重播的時候;那些錄影只包括某些球員的犯錯瞬間和近期的比賽。球員們會自己找出自己的精華片段。在酒店或者飛機上他們會在手機上或者筆記本電腦上觀看那些影片剪輯,或者在自己家客廳的大屏幕上播放。


Dennis Smith說:“有時候我得提醒我自己怎麼打籃球。”


在被交易去紐約以前,Smith的兄弟們經常和他一起住在達拉斯,他們在家裡聚會的時候會觀看他的籃球精華影片。有時候Smith回到家的時候會看到自己的影片正在播放。他說:“他們看很多我以前高中,大學和新秀賽季的影片。”


Smith的Youtube 首頁根據他的瀏覽習慣,經常會推送一些嘻哈音樂,阿里拳擊賽,以及大量的籃球集錦。


大多數球員,在某些時候,會看自己的精華影片來提高自信心。


Anderson開玩笑的說:“我簡直不可思議,那些影片裡我命中率可是百分之百啊。”


那些狀態下滑,被坐冷板凳或者有傷病的球員,通常會自己曾經的輝煌中找到自信。作為曾經的探花秀,Jahlil Okafor在基本告別籃球那段時間裡經常會回看自己高中和大學裡最高光的時刻。


“我確實會看。”他說道:“我會看很多我自己的HighLight,這會讓我對回到球場繼續打球感到興奮。”


很多體育心理師會讓運動員學會運用視覺化,這也是Porzingis非常支持的。他看著那些影片集錦,就會不自覺的在腦海中把自己帶回到那些時刻。“這很酷。”他說:“你會記得當時的感受,當時的氣氛和能量。”那些時刻也會帶來建設性的批評,Porzingis自己也無法控制。


“我總會看到一些問題。”他說:“就好像,那個球我投出去了,但是我其實並沒有多少空間。我能出手全仗著我的身高。這就是看影片的時候我腦海在想的。我總是在評估自己。”


無論是出於什麼原因看自己的影片,大部分球員都會同意:他們腦子裡總會有這樣一個聲音存在。


“比賽就是一門技藝。” 公鹿隊的神射手Khris Middleton說:“你得去學習,現在和過去的你。”


對於獨行俠隊前鋒Maximilian Kleber來說,他只看其他球員的Highlight。


“我只看其他表現搶眼的球員。”他說


Kleber很少有精華影片,他說主要是一些追身火鍋或者很偶爾的扣籃。他也會抱怨那些社交媒體上經常只放他被人隔扣的影片,而不是他扣別人的。但是他很少會主動去看,不管是好的還是不好的,而且像他這樣的人也有很多。


另一個例子就是Devin Harris。“我不覺得看那些會讓我變得更好。”他從高中開始就看自己的影片,當時他父親每個週五早上 8 點就會叫他起來看那些過去比賽的影片。體育媒體 The Athletic 採訪了近 20 名球員,其中年輕一些的普遍承認他們會看自己的影片集錦而年紀稍大的則相反。


Evan Turner說:“我年輕的時候非常愛看,但是現在不會了。”


不過,雖然那些球員已經對自己的影片不再感興趣,他們常常發現他們的孩子卻非常感興趣。


Dirk Nowitzki說:“等我孩子將來長大了,我肯定也會把我的影片給他們看。”


Jose Calderon已經到了那個階段。他有三個兒子,他們會經常會問“嘿,老爸,你什麼時候在暴龍隊打過球?”他於是會找出自己曾經在暴龍隊效力時的影片。或者他職業生涯中曾效力過的 12 支歐洲或 NBA 球隊的影片,這些也會讓他感覺自己老了。


“我只能說,哦,那時我還能做這些動作。”Calderon笑著說:“我現在已經做不了了。”


另一個受訪球員們給出的理由是那些影片會讓人分心。“教練們會教你盡量不要生活在過去的記憶裡。”Ian Clark說:“有些人會帶著學習的目的,有些則未必。”Clark只會在他需要在某方面提高的時候才會看他自己的集錦影片。


而雷霆隊的中鋒Steven Adams是個特例。


“如果你想回溯過去,那看看自己過去的照片就會意識到也許你曾經很優秀,但是現在什麼也不是。”


每個球員- 那些看精華影片的,已為人父的,養傷的,信奉活在當下的 - 都會同意一點,那就是他們只需幾秒鐘就能看到他們自己曾經的輝煌集錦這件事太不可思議了。


Tobias Harris說:“ Dawkins ,他就是個傳奇。”他是指一個 YouTube 帳號 Free Dawkins ,會在賽季的每晚都上傳各種HighLight。


大部分球員就和我們一樣,瀏覽自己的社交媒體的推送時,偶爾點開吸引注意力的影片。有一些球員說他們會有朋友經常發影片給他們,尤其是在和一些曾經的業餘隊友群聊的時候。還有更多是在YouTube 上搜索某些特定的影片,結果經常都來自 Free Dawkins 這個帳號,或者是 House of Highlights ,這是一個依附於 Bleacher Report 和特納體育的帳號,而這個帳號的影片都來自邁克爾 - 康尼金。


康尼金今年25 歲,住在莫斯科。他每天凌晨 3 點起床開始工作,製作個人HighLight。幾年來,他一直使用暱稱“ Real GD ”上傳他製作的影片。他過去的頻道“ Real GD's Latest Highlights ”已經有幾億的點擊量。“我們的點擊量太瘋狂了。”康尼金說道。


大約一年前,House of Highlights 頻道找到康尼金,讓他幫他們製作影片。曾經一段版權風波一度讓他的帳號被封。之後康尼金很爽快的答應了,因為他將擁有直播比賽錄影的官方授權,再也不用擔心版權問題。即使工作時間很不規律,康尼金依然熱愛他現在的工作。


“老實說,這不是很難。”他說:“我很享受製作這些個人集錦,所以都挺好的,我覺得這樣的機會不會再有第二次。”


有些球員專門聯繫康尼金,想讓他幫忙做自己的集錦,比如John Wall,曾經請他做過一個 10 分鐘的賽季HighLight。康尼金說他最大的支持者之一,是Jamal Crawford。


“他非常支持我。”康尼金說:“他會感謝我為他做影片。有時候他會要我做更多。他會說'嘿,可以幫我做一個我得了20 分那場比賽的影片嗎?'”


但Crawford現在的場均得分...對,你懂的。

喜歡這篇文章嗎?分享給朋友知道!
關於作者
https://nba.hupu.com/
球員FACE系列 穿上你的Westbr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