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看Jameer Nelson如何用「做人」幫助J.J. Redick取得成就和為自己得到兄弟情

運動視界
發表於 2018/01/08 09:00
6,536次點閱
0 人收藏
收藏

本文由《運動視界》提供


在職業聯盟的比賽,隊友來來去去,有開始就有結束,多數球員的關係就是親近一點的陌生人,短暫的同隊,彼此為彼此的據點,僅此而已。到了球場下,他們各自過各自的生活,並有不同的人生規劃和目標。球隊就如同小社會,有地位高低、輩份高低、資歷多寡、貧富差距,唯一的連結就是運動,而當休息室的門被關上,依舊存在情誼的機會少之有少。

「在籃球的旅程中,只有少數人我會稱之為朋友。」Jameer Nelson表示。

 然而,來自貧困區域Chester的Nelson卻在球隊中找到人生摯友,但卻是來自另一個世界和有著完全不同的籃球生涯,J.J. Redick,這位新球季加入費城七六人的神射手。

 Nelson和Redick就像是兩條平行線,很難想像會有交集,Nelson在St. Joseph’s University就讀,並打出名聲;Redick高中就讀Cave Spring,當時就是全國排名第2的得分後衛,並被名門大學Duke招募。

 2006年,他們的命運在奧蘭多交會,魔術隊在11順位先選進Redick,Nelson則即將進入第3個球季(2004年金塊隊交易到魔術隊的籤)。從外在看來,他們兩個沒有一絲一毫的相似之處,但他們的情誼卻沒有照預期的發展,「他們在截然不同的地區長大,但卻有非常接近的人格特質。」曾經執教過魔術隊的Stan Van Gundy表示,「他們不在乎得多少分、欄位有多少數字,都具有強烈的贏球企圖心,這也是為何他們會相互吸引。他們看待事情的角度、為人處事、拼戰精神,他們就是同一種人。」



Redick很清楚他們的友誼時如何從無到有,最後成為兄弟,「我剛加入魔術隊時,很多球員不大喜歡我,我有點高傲,就像多數的菜鳥一樣,有點天真。」但Nelson依舊對Redick釋出善意,「但當時已是領袖的Jameer依舊常常鼓勵我、教導我,即便沒有太多機會,他讓我充滿正能量。」 

「可能是要到第三還是第四個球季,我們才開始產生兄弟般的情誼,到了我的生涯第七年,我們變成無話不聊,近乎是家人般的關照對方,這份關係持續到現在。但我還是新人時,我不覺得有人會喜歡我,有時候做人還是謙虛點好。」

 然而,NBA當Redick把稜角磨掉,直到生涯第3年才獲得上場機會(但當季只有5次先發),但Redick定下心來磨練,從沒辦法獲得穩定上場時間,但第5季時平均得分已到雙位數。Redick的標誌就是射手,能夠在任何角落和方位把球投進籃框,這在青少年或大學階段就能打出名堂,但在NBA,單靠一項技能無法生存,「當他沒有上場時,他依舊在拼命鍛鍊。」Nelson表示,「他在防守上表現得比較掙扎,但有漸漸在進步。一個頂尖的大學球員幾乎不可能在NBA還能維持相同的水平,我跟他都意識到這一點,但我們也始終在鍛鍊和修正,當教練叫到我們的名字時,我們都早已準備周全。」比較早進聯盟的Nelson則傳授經驗給小老弟,「我早進聯盟,所以我能告訴Redick該如何預備。」

Nelson的起步早一點,第3個賽季已是魔術隊的固定先發,平均30分鐘的上場時間,打出13分和4.3助攻的成績,被評價為當時最好的球場領袖之一,但這不代表當時還是心高氣傲的菜鳥Redick會願意聽他的意見,「建議你的同儕或是引導他該怎麼做並不是一件輕鬆的事。」Nelson表示,「但Redick想要學,想要進步。NBA競爭激烈,不是每個人都能立足於此,只有運氣好的人才能遇到願意指引的人。」

 「他們之間的共同點在於真誠,他們從不逃避面對問題,不但很好教導,他們會坦承遇到的問題,不論是教練還是隊友。我永遠不用擔心他們的狀況。」Van Gundy表示。

魔術隊在2009年殺進到總冠軍賽,而Redick和Nelson之間的坦誠相對也延伸到籃球以外。如果可以相信在場上和你有相同看法的人,那你也會在場外相信這個人,並考慮他的意見和感受,

 「我們體認到我們有許多一致的價值觀,我很享受和Jameer一同比賽,但他更重要的意義在於,朋友,丈夫、父親和上帝的僕人,這些都是我們的連結。」Redick表示,「我們在奧蘭多創造許多勝利,但出了球場,我們在彼此身上發現更多的相似之處。」

這份友誼,是從Nelson總是想融入邊緣人進入團隊開始,每個夏天,不論是在哪個城市和球隊,Nelson都會在費城舉辦「Jameer營隊」,一週的時間進行團隊凝聚的運動或活動,所有的費用都由Nelson負擔。

 Nelson會在Conshohocken Marriott聚集隊友,每天早上載全隊到當地體育館打比賽。Nelson找一些當地的業餘選手或學生運動員,但魔術隊球員還是以為主,到了下午或傍晚,Nelson會舉辦和籃球無關的團隊活動。一整週,全隊一同行動、一起吃飯、相互打鬧,並從中更加了解彼此,這也是Nelson辦此活動的意義和目的,「很不可思議,我在聯盟20年以上,我很幸運能和不少頂尖或是明星選手互動,但Jameer是我看過最棒的隊友,他總是能在日常生活中團結球隊。」



「功勞不全都在我,但當我們完成團結之旅後,總是能在開季迅速進入狀況,全是那一週的時間我們緊密結合,互相照應,為彼此著想。」Nelson表示,「比賽時,你希望身邊有一群兄弟,還是敵人?」

 NBA一直是充滿競爭和娛樂性質,但對職業球員來說不只如此,即便是打打街頭比賽或是其他競技遊戲,依舊會全力以赴,「我最喜歡打漆彈,我們開了一小時的車程到郊區,分成兩隊來對戰,過程非常激烈,另一次是到費城打棒球。一整個禮拜,整個團隊聚集在一起訓練或是做任何事,這段時間你不只是你,而是全體,因此你會打開心胸。」Redick表示,「而當時我是全隊揮棒最漂亮的,Ryan Howard曾跟我說過,我是全隊唯一看起來有打過棒球的人。」

 Redick和Nelson的友誼就這樣不斷升溫,而到了他們職業生涯的分離,2013年的交易截止日前,Redick被交易到了公鹿隊,溫度不減反升,「我和J.J.間的關係遠遠不止籃球,我們仍舊常常聯繫,帶著老婆參加各種聚會。J.J.是個很直的人,他如果喜歡你會表現得很明顯。」

 「我來自阿帕拉契山脈,Jameer是賓州,大家都會笑我們完全不搭嘎的人怎麼會湊成一對,但我們就是天生一對。我們每天會花30分鐘到一小時討論球賽、發洩不滿或是談論球員,另外30分鐘總是在講小孩和生活大小事。」

 今年暑假,35歲的Nelson在開季前被金塊隊裁掉,但隨即加入鵜鶘,輔佐雙塔DeMarcus Cousins和Anthony Davis,讓他們從明星球員變成贏得勝利的領袖是Nelson的首要任務。33歲的Redick和七六人隊簽下一年合約,他的長程砲火是七六人隊缺乏已久的武器,然而,除了能力外,充滿年輕小伙子的七六人正好需要一名懂得贏球的老將來帶領,「他是七六人最需要的球員,他能示範如何做好一位職業球員,Redick歷經大風大浪,他能帶領球隊克服逆境。」



在高中和大學時代,一切事情對Redick來說都不困難,但想在NBA成功需要外在和內在的同時進步,「如果單論身體條件或是能力,Redick不可能會取得現在的成就。」Van Gundy表示,「他是小一號的得分後衛,臂展太短而且體能普普,但他的職業態度推動技巧不斷向上發展,而且他極為專注,鮮少出現失誤,這項特質常常被忽略,但在大比賽中會彰顯這項價值。」

而Redick能有大賽特質,部分要歸功Nelson在職業初期就為他奠定基礎。雖然在魔術隊分道揚鑣後就未曾待在同一隊過,但他們的人生道路依舊有許多交叉點,「我兒子出生的第二個禮拜,Jameer剛和小牛隊簽約,但在幾天後的星期天下午,他和他老婆Imani開了3個半小時的車程就為了看我兒子。」Redick表示,「他們停留了幾個小時,我們沒有吃飯或是做任何事,就是閒聊,我告訴我自己,NBA裡,我有許多很好的隊友和朋友,但沒有一個人像Jameer一樣。」

Nelson也有相同的感受,隊友來來去去,但能找到知心的朋友是最難能可貴的事。


延伸閱讀:

JJ Redick離開快艇 一年2300萬加盟七六人

籃球還是蛋糕? Redick上娛樂節目瘋砸選手

[有趣鏡頭] 慌張的J.J. Redick採訪到一半居然開溜?

喜歡這篇文章嗎?分享給朋友知道!
關於作者



【運動視界】對作家來說,是一個可以讓全台熱衷運動創作分享的各路好手們,得以盡情發揮所長的平台,得以逐步實踐圓夢的舞台,得以創造無限價值的伸展台。我們要讓素人變達人、達人變名人,培養出源源不絕、持續擴大的運動媒體新勢力,專業個人媒體、社群互動分享的新勢力正在醞釀等待爆發,您的價值將由運動視界的平台、您的作品與您的讀者三方一起共同攜手創造,只要您「善於創作、樂於分享」,這裡就是您的最佳舞台!
網站連結:運動視界FB粉絲團:運動視界 Sports Vision